“个人”在开源项目中的作用

开源软件的开发过程与大学/科学家的科学研究过程类同,只不过开源的驱动可能不是金钱,而是名誉或认可,这对于个人来说是一种成就感。

Linux的一个特点就是用户控制权(这也是Linux背后的精神)。相比之下,非开源的商业闭源软件是禁止用户控制的,因为无源代码及代码修改和再发布的权利。

而发行版则是Linux精神提供给新手的礼物。有了发行版,大家就可以跳过源码编译和系统架构的阶段,直接使用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。

Linux发行版众多,则是因为用户取得了完整的控制权以后,按自己的想法和需要对代码及软件包进行了一些调整,然后诞生的产物。换句话说,Linux发行版众多的根本原因,是因为用户取得了完整的控制权。充分按自己意愿来行使自己的权力,导致产生了不同的发行版,这些发行版有商业背景也好,没有商业背景也好,都是行使代码权力的结果。

开源中,个人的激励通常是声誉和地位,这也有可能带来未来工作机会。且影响个人的激励会随时间改变,主要与背景因素有关。(欧盟报告)

在商业领域,我们注意到个人的作用时,通常是某个人在商业上取得成功。

而在开源领域,我们总是忽略所有人的贡献。

但归纳来看,一个开源项目的诞生,经常是因为一两个人的想法和实践,然后发展壮大。

即开源商业化不成功是必然,成功是偶然。比如想通过开源创建一个商业公司,这基本上不可能。而google如何利用开源?学生开源计划,一个项目给个10万,100个项目才100万,但这样的举动,可能会导致大量的开源人才会主动想要到google求职。这才是开源真正的商业化之路。

为什么个人对于开源作用如此巨大?一是开源的无限制,个人非常享受这样的无限制;二是网络发达,让个人可以任意选择参与地点,家里或公园或咖啡厅;三是无压力,没人催进度催产量催成果,做成最好,做不成也所谓不大,顶多遗憾;四是如果真有成果,那就是实实在在的个人能力和成就,可以用于商业需要,比如求职;五是满足个人的信仰需求,即为他人贡献自己的力量。等等。

鼓励企业与员工签订《贡献者许可协议》,通过协议的方式,允许在职员工在受雇期间对于一些开源项目贡献的代码,保留一定的版权。这样的方式,可以鼓励更多的人用非工作时间参与开源自由软件开发。比如,在面试新职位时,有权利提供开源作品样本,而无需公司同意。对于公司,则可以招募更全面的人才。

目前,开源生态中有一个重要的问题,就是开源商业化,成功极其困难,全世界范围都处于探索和变化之中。而对于中国,开源商业化更是难上加难。起步晚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,另一个原因与中国的传统文化有关,从历史到现在,很难找到可以参考或借鉴的地方。相反,倒是很多个人的行为会折射出一部分与开源比较接近的物质。所以,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个角度思考,看能不能通过激励个人对于开源贡献,来看是否可以从现有开源生态环境中创造新的发展方向和体系。目前开源商业化在全球都是难题,中国对于此类问题进行一定的创新探索,是值得的。

另外,中国人研究开源相关内容时,有一个问题需要单独考虑,就是,国外很多国家的民族,是有信仰了,这个成为了第三要素。三要素是工作、爱好和信仰。信仰是三要素之一,贯穿整个生命过程。

google有一个吸引开源人才的方法,就是GSoC(Google编程夏令营,Google Summer of Code)通过向大学生提供资金,让有能力且有意愿的大学生能够获得一部分资金,带薪工作,在取得成就的同时,获得一部分收入。这会促使未来大学生优先选择到Google工作。这一招很有远见。

对于那些在某些范围已经有一定影响力,或还没有影响力,但未来可能有影响力的项目,尤其是个人项目,给予资金上的支持,通常会得到回报。但目前这种模式在国内外都比较少,主要是回报率的问题。所以,需要全面研究这类投入的回报影响范围和深度。驿窗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投资方向。

开源圈里有一个很重要的称呼,叫做贡献者,主要是是指那些不要求资金回报的参与者,有编程与代码的,有维护网站论坛的,也有编写文档文档的。这些人的共同点是,不要求资金支持。同样,这样的工作的结果也有一个特点,就是稳定性无法与商业软件相比,因为其中很多人是用业余时间来完成贡献工作。

另外一个因素,是商业企业。资本很聪明,它知道如何利益最大化。如果能利用开源,那么就会流向开源。而开源后的盈利模式,只需要一份市场调查就可以了。


最近一次更新: 2022-07-21